加勒比无码中文字幕_加勒比之一本之道在线观看_加勒比高清无码视频


闺房乐趣(01-19)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330.com

 一。落红

  看着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开来,二瓣浑圆粉臀在微微的摆动,娘子
幽香般的胯间毕露,已是一览无遗!轻抚着那裂缝,似是刮弄着,似是抠弄着,
伸出一指轻轻往内一伸

  「嗯~~」那婉声娇啼的声音,似乎就是她发出来的,擡头一看,正是我那
新婚的娘子,一脸骄羞般的轻喘着「呵呵~娘子怎了?」我一边笑问着,一边再
将那欲探入的手指再次伸入,

  只听娘子「唔~嗯~~」二条已是被我叉开来的玉腿却是想拼拢,我轻笑着
「今晚可是咱两的洞房花烛夜,娘子这般羞却,可怎麽好呢?」探入的手指却是
不停地轻刮着那腿间的幽香

  「相公,我~~~嗯~~~~~~」我将手指轻触着那幽口「怕吗?」只见
她红着脸颊看似樱桃般的小嘴紧闭着不敢出声,那腿间却是因爲我不停的往内轻
触,乎地感觉到细长的肉缝微微将我的手指夹起,想那肉缝已是一片湿滑,正当
这麽想时,我那胯间的硬物已是混身筋血沸腾。

  娘子似乎察觉到自己不经意的一缩似乎让眼前这个男人更加惊喜,娇羞地喊
到「相公~~」

  「嗯~~~~别怕,出嫁前,丈母娘可有告诉你房第之事」

  「嗯。。。」

  「娘说。。洞房。。。。是天经地义的事。。。」

  「然后呢」

  「男女。。。交合。。。」

  「。。。」

  「嗯,有说到男女如何交合吗」我一脸正经的说道,而那手指却是轻推微抠
的逗弄早已湿透的幽口「娘从送嫁的箱中拿出一书册,书册上画有男女交媾的景
象」

  「怎样的景象?说予相公知晓~~」

  「唔。。。」

  「即是天经地义,娘子羞于出口之事,且咱们正是将行此事~~」正是想着
如何诱导娘子说出口「相公~~」

  「嗯?」

  「那。。。男子正如相公这般压在女子身上,娘指着画中男子的阳物。。再
指着女子。。。。」看着娘子一脸羞红,做势将手指往幽口插入「阿~~~~~」
娘子惊呼「相公。。。」

  「那男子的阳物可是这般」指尖早已是不停地在幽口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嗯。。嗯。。。阿。。。」

  「疼吗?」看着娘子,将探入她腿间沾满淫水的手抽出,伸到她面前,用那
探入的手指抚摸着娘子的小嘴再说道「嗯~~疼~~」

  「娘子是这般的湿了,相公的手指与那阳物相比如何?」

  娘子看向那沾满淫水的手说道「那阳物像棍棒似的,而相公的手指像咱那红
桌上的蜡竹」说完脸更是一片娇红「那你说相公的手指可进的了?」

  「娘子可想?」手指抚着双唇,而另支手却探入娘子的肉缝中,一用力的插
入「阿~~」趁着娘子喊声张口,更将沾满淫水的手探入小樱桃般的小嘴「娘子
的小嘴是香甜可口,娘子那未有男子採过的花口更是温热可口」我坏坏的笑着,
拉起娘子并拉过她的手往自己早已勃发不已的热烫「这与之相比如何呢?」

  早已插进肉缝的手指更是不间断的插抽着,欲勾出更多的淫水出来

  「相公将此物插入娘子的穴口如何?」

  「相公如此巨大,妾身怎承受的起」只见娘子慌张的别过脸不敢直视惊慌的
说道「你瞧那画裏的美人儿可是张着腿儿让那阳物插着穴口」

  「恩。。」

  「这话儿插进女子肉穴去可比这指儿更让女子销魂」手指着那穴口更做势欲
将那热烫挺了去「还疼吗?」手尖再次插进穴口问道「嗯~~不~~不知~~~」

  「爲夫的要用这阳物爲娘子开苞,像这指头般插入,娘子莫要害怕」

  「嗯。。。」娘子的手此时正握着勃发不已的硬物,羞却的直视着轻喘着我
调笑着将手指再次送入,一翻一拨的将那唇掰开「爲夫将手指塞进你的肉穴中,
先抽送几下,等会我这阳物插进去时,你才不会感觉疼」

  「嗯,相公~~」娘子羞红了脸红,擡头看了自己的夫君,再看向那阳物,
心想「这硕大之物可不疼死我了吗?娘在我出嫁时说过,女子第一次落红是会痛
的,还交待我切不可将夫君推开,只得任夫君爲自己开苞落红,且交待了一方白
巾,待开苞时将落下的血留在那白巾上。」

  这般如此想着而我却不知娘子的心思,只见她不再意图将二腿拢起,更是爽
快的将头捚近那湿润的穴口,舔起娘子的肉唇,口鼻更是阵阵处女芳香,让我又
硬又痛,便将娘子推倒,将娘子的玉腿擡起,将阳物的头撕磨着那肉缝口。

  想娘子年纪尚轻,年芳十七嫁于我,阴部寸毛未长,光滑滑软柔柔,更有一
丝丝温温的舒服,手指掰开那肉缝一看,裏面可是一片粉红肉色,再更看入隐隐
看见娘子那尚无人探访过的穴口微微抽慉着,一缩一缩肉穴彷彿邀我快快将热烫
插入似的,看着那早已浸湿床巾的淫水,再忍不住那隐忍作痛,拉开娘子的玉腿,
提起的肉棒便对着那粉嫩的桃花洞口奋力一推「噗滋」一声,耳边且是听见一闷
声「嗯~~」

  而我的视线刚好落在娘子的玉乳,那对粉嫩的肉团更是因爲我的动作而上下
一晃,本拉住娘子玉腿的手,不禁的一手探去握住那粉嫩的玉乳,真是美景!更
别说是插进肉穴的阳具,处子的紧嫩,温温热热的肉壁,尽管感受到一层阻碍,
勃发不已的热烫,如野兽般不受控制的狠狠沖进那层阻碍

  「阿~~~~~」再次的娇喊让我回神,不敢再次噪动的停在那诱人的肉穴
中,擡头看了看那已插进肉穴的阳棒,看着那被挤开的红嫩,被包覆在两片肉瓣
中的肉棒温温柔柔的热感,真是人生一大爽快之事正当这麽想着时,娘子竟是小
声娇喊着「相公~~~~~~」只见娘子流着泪,羞红着脸一眼看向娘子的脸,
原来女子被破了身时,竟是这般娇羞可人!

  「这女子被破身的疼痛是无法避免的」

  「尽管我早先已先插进手想让娘子适应,娘子的淫水也已湿透一片」

  「可等我巨硕肉棒插入娘子的嫩穴口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不禁心虚的说道
「……」只见娘子无声的泣着「很疼吗?」轻抚着娘子的脸颊问着「嗯~疼~~」
娘子娇喊了声,双腿更是意欲拢起将我推开般,我只是笑着,两腿硬是架开娘子
的一双玉腿娘子见我架开她的腿儿,怕我再有动作,急急的脱口再说道

  「不,是痛~~相公的~~阳物~~我。。。我。。我受不住,痛死我了」

  「别哭,爲夫的不动就是了」我笑着揉着她的玉乳,心想着那玉乳在我的抽
动中不知会是怎般的情景,那埋在肉穴中的硬物更是难已忍让,一手抚着双峰,
心想着娘尚且年幼便已有这对双峰,再过几年这对双乳不知如何诱人另一手则再
次探向那交合之处,轻抚着,揉着那突起的小核,伴随着娇媚的呻吟,轻声问道
「喜欢夫君这样待你吗?」娘子却是羞的直想躲。调笑的往下探去,摸着刚被挤
开的肉瓣,挤进手指抚摸着交合之处,延着肉棒的弧度,来来回回的磨着娘子那
粉嫩的穴口

  「相公。。。」娘子轻喊着,「娘子的嫩苞今日已被爲夫开了,可欢喜!?」
我开怀的的笑着,许是听见我所指之处,那静静处在肉壁中的热烫感到一微微紧
缩,裏头的湿热感更是让我难受

  「原来图中所示之男女之事便如此」娘子似是自问自答的开口说道「下回便
不难受了」

  「那女子也如此般疼痛吗?」

  「这只有初次行男女之事的女子才会疼,才会落红」娘子听我这一声,轻呼
道「那方巾。。。」

  「可是这个?」我从床头的小柜上取下一方巾问道「嗯。。。娘交待行房时
要将此白巾放于股间,待。。。。待夫君爲我开苞时,接下那抹处子血」娘子害
羞的说着「哦~~~~」我了然的应着,再说道

  「爲夫的这就爲娘子擦下那抹处子血吧,如何?」然后拔出插进肉穴的肉棒,
拉起娘子的手,握着她的手拿着方巾擦拭着肉棒「看~~」只见那巾上一抹殷红,
娘子害羞的抽手,我更是将那方巾往那肉口擦去,只听娘子一声惊呼「哈哈哈哈
哈~~娘子果真是完壁之身,丈母娘可真是用心良苦」听我这更一说,娘子更是
娇羞不已。将方巾放在娘子手中,一手再次探入穴内

  「可疼?」插入的手指弯了弯更是在那肉穴裏挖弄抽送着「嗯~~嗯~~~
阿~~~」只见娘子闷声着,我却是邪邪的笑着「这样可好?可感受到爲夫的手
指在裏头抠弄着你吗?」手上的动作更是出劲,不停的抽插着那依然流淌着处子
血的肉穴「嗯嗯~~嗯~~~阿嗯~~~」

  「娘子~嗯嗯阿阿的是疼还是不疼~~爲夫的可不懂~~」我邪邪的说着
「。。。」这下娘子可连闷声都不出了,一付羞答答的样子,两股又被我架着,
只得紧紧抓着我的手臂,轻推着,想那肉穴难受似的「哈哈哈」我笑出声娘子懊
恼着不依我的轻笑,拿起方巾说道「相公已将。。我身子破了,也落了红,咱已
圆房了,可否让我起身擦拭,服侍你就寝呢」

  「。。。」我笑着看向娘子「母亲以那图教授你男女之事,咱们是完成了,
可图是静物,只以像示人,夫君还得以行动教你」

  「这。。。」

  「夫君的手指在你肉壁裏抽动,你可无一丝一点心痒难耐?」娘子一阵脸红,
别过头去「看你羞的,淫水流不止,身子可是难受?想要点什麽又不知道要什麽
才好?」说着时更是再插入一手指「。。。」见她无声,两指便开始齐抽齐插,
润滑滑的粘液不住的流出,我缓了一下轻轻插了一下再出抽,再一个劲的插入

  「嗯~~」听娘子一阵闷声,再轻抽送几下后,更猛烈的插进两指,只见她
的肉穴不住的将手指吸入般「嗯嗯嗯~~阿~~嗯~阿~~~」

  「把腿儿打开点,爲夫将这阳物送入,你便懂这男女之欢、鱼水之欢了」,
将勃发的阳物举起,做势欲将插入,尽管事先已是再三的哄骗,娘子依旧试着将
我推开,甚至握住我的火热的肉棒,阻挡我的侵入「不~~好痛~~」娘子娇喊


  我将那热烫的尖端扺着那肉穴口,轻拉起她的手,伏下身吻着她的手,将她
的双手环抱着我的腰,一股作气的插入

  「阿~~~~好疼~~不不~~不要~~」摇摆着身子,却耐何不了已被我
压在身下「等等就不疼了~~听话~~」火热的肉棒随着润滑滑的粘液,再一个
用力的插进阴穴中!!!

  「阿~~」再次用力挺进「阿~~~不~~拔出来~~~」娘子更是娇喊着
于是乎我抽出一点,看了看交合之处,肉棒依然带着殷红的处子红,想是那肉穴
太紧太小,还容不了我巨硕的肉物,再次用力挺入「不~~呜呜~~」拔出再用
力挺力的挺进深处「嗯~~」娘子是一声声的随着我的用力挺进闷喊着,用力插
进嫩肉裏,她便是闷喊一声,本想先让她疼着,待我完全破了她身子,再温温柔
柔的待她,此时娘子的反应让我一时玩心起来,故意将插进的肉棒慢慢的似是要
抽出一般,再用力的挺进她的花心,听她「阿~~」一声高过一声~~~~狠狠
的抽插着那娇嫩沾满着淫水与她处子血的肉穴~~

  「阿阿~~~嗯~~~阿~~~~~」

  「嗯~嗯~~~阿~~~相~~公~~~阿~~~」

  「阿~~相~~嗯~~~相公~~阿阿~~」

  原来这枧亲娘子每每在我抽出肉棒之时,便感到空虚,想我深深埋进她的淫
穴,却是因爲不懂人事,只得每每喊我,此时也故不得她了

  「爲夫的肉棒在你身子裏插动着,娘子可舒服?」已是喘重如牛加上一下下
用力的刺入,紧缩的阴穴更是一波波的带来的快意,我问道「阿阿~~相公~~
阿~~」娘子两手紧紧的环抱着我,似是要将我往她身子处拉「阿~~阿~~~
别一个劲的撞~~我~~嗯~~~」我又一个用力「阿~~~~」

  「那是想怎麽?」娘子只是一个劲的摇晃着头,心裏想「哈哈,是时候了,
待我好好尽尽做夫君的责任」,又是怕她初次行此事,日后害怕,抽动起来更是
格外温柔了,缓缓的抽动着,听着娘子一声声的「嗯嗯~~嗯~~阿~~」「嗯~~
阿~~」,直至娘子一阵筋峦,便狠狠的撞进她的花心,火辣辣的龟头硬是顶的
娘子呼喘「阿~~阿~~~」,两腿紧紧夹着我的腰「嗯~~阿~~」抽动的猛
烈我一阵抖颤后,一股热流射进娘子的花心深处,我抱着娘子喊了出声,「呃~
阿~~~~得妻如此爲夫真是幸福!」轻笑着吻着她待一阵休息后,娘子主动问
道「相公。。。你的肉棒还插在我的洞裏,你还想再与妾身行房?」

  「。。。」我轻笑着无语,然后问到「娘子可受得住夫君?哈哈哈」那插在
穴中的肉棒顶了顶娘子的肉壁「嗯嗯~~我。。。这便是夫妻行房之事吗」娘子
一阵羞意「是阿」我笑着,顺势拔出埋在肉穴裏的阳物,只见娘子的淫穴流出阵
阵带血色淫水夹杂着乳白色的液体,伸手就去抺那流出之物

  「看,你今日才开苞,还带着你流出来的处子血,爲夫的再想要你的身子,
也万万不能再今夜再与你行房」听我说想要她的身子,娘子是羞的躲起我的臂弯


  「这是。。。?」娘子看着我手中那抹粘液问道「娘子的淫水与爲夫的精液~~」
看她一脸疑惑,不禁笑道「这可让你生娃娃的,瞧~上头还有你的处子的血~~
娘子还想再来一次吗~~」

  「。。。」娘子羞着不出声只涨红着脸直直看我「还疼吗」轻探着那粉嫩的
肉问道「嗯。。不~~怪难受的~像是会死似的」娘子这般说道

  「待明日爲夫再与你行此事,你便会更加欢喜」我满足的说着「相公~~~~
待明日。。。。。。。」娘子柔柔的亲喊着~~~便沈沈的睡去~~~

              第二夜新婚娇妻

  「嗯嗯~~阿~~」

  「嗯嗯~~阿~嗯~~阿~~」

  「这样可好?」弯屈着两支手指插进新婚娘子的肉穴,轻抠着,也不做插动
之势,只听闻娘子一声声的娇喊「嗯~~」娘子红着脸,半倚在椅子上,搂着我
的身子喊着,又是抠弄一会,见她淫水直流~「来~~到坐到炕来!」抽出手指,
见她一脸意犹未尽,不禁笑着「把裙子脱下,坐到炕上把腿儿张开」听我这麽一
说,娘子惊吓似的,把刚才的欢愉放诸脑后了「别怕~~来~~爲夫的会伤害你
吗?」莞而一笑,想到昨晚,更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快点将肉棒再次插入那嫩嫩的
肉穴儿「昨夜不就是了,夫君尽是欺负我」娘子力争的说到「可怎麽说,爲夫的
可是尽心尽力的待你」我神色一变说道见她不出声,静静的似是在想什麽,于是
问道,「今日可是听到什麽」

  「这。。。今日拜见公婆,你到帐房忙去了,婆婆拉我入内房,让我拿那方
巾给她看」听娘子说着,我点着头「嗯?」

  「娘一定是欢喜的夸你,冰清玉滐之身,她儿子讨了房这麽好的媳妇一定会
很疼你」想起那方巾的处子血,我是骄傲的说着「嗯。。婆婆一见那方巾,先是
欢喜的笑着,说好好好,知我是完壁之身嫁给你,而后又指着那殷殷红红的巾上
之物说道,『方才成婚就这般激烈,我儿真是勇猛。。。也歹是要顾及你是刚过
门的媳妇,这破身之事虽是重要,却不可如此噪进,伤着你可不好了』,便拿了
药让我涂抹」见娘子一脸委屈的说起早晨的事,那眼框儿还泛起泪水「就这样委
屈了」我问道「。。。」

  「这破身之事便是如此,初次只得让你疼着,再来就快活了。。。」

  「原是想温柔柔着待你,可你这身子让爲夫情不自禁阿」

  「。。。」

  「就这般忍着,待今日再与你行房,昨儿个爲夫的可是忍了又忍,才舍不得
的抽出阳物,就是怕伤着你」

  「相公。。。我。。。。」

  「今日还疼着?爲夫本想让你坐到炕上,就是要看你的伤势」我嘴裏说是这
麽说,但这破身子的伤待我再与她多行几次便无碍了,倒是想再好好抽插娘子的
嫩穴,现在只得好好先安稳娘子的情绪。。。

  「相公~ 」娘子这下可软了气势,加上方才被我用手指在那肉穴裏抠弄着,
芳心依然是一阵蕩漾「娘可拿了药?」

  「嗯」

  「取来我看看」见她起身拿药,那淫水竟是从腿间沿着腿流下来,瞧她害羞
的低头一看,又慌张的夹着腿儿,我轻笑着「这下可以坐到炕上?爲夫的帮你抹
上药膏」

  「我。。我自己可以擦」

  「你怎麽擦,自己伸手儿将药擦进肉穴裏吗」我吹着气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
「。。。」

  「好吧,那你自个儿擦」见她一个转身就想往内房走去,我拉住她「坐炕上
擦,你自个抹那药,没抹对位置白白浪费了娘给你的药,坐这擦,爲夫好帮你看
着」我邪邪的说着只见她坐在炕上不动作,又擡头又低头,把玩着那药儿,便一
把抱住她,将那裙子扯下,压下她的身子往炕上躺去,更是把脚叉进她腿间「又
欺负我了。。」娘子不依的说着「是阿,这天地之间唯娘子的阴户爲夫君我开,
爲夫的不加把劲怎行,娘还要抱娃娃」我吻着她说道,一手更往那穴裏摸去「相
公~~~~」娘子撒骄的喊「张腿儿~~不然这药怎擦的进去,还记得昨晚爲夫
的肉棒插的多深吗?」

  「嗯。。。一个劲的往肚子去」

  「那就对了,不张腿儿怎麽这药怎进去!」见她乖乖的将腿张开,粉嫩的穴
口就在眼前,与昨日有些不同,那二瓣的肉儿微微的分开,不似昨天合起来,想
是我抽插她穴儿时,将肉瓣儿也撑开了,再细细往内看,原是一片粉色的肉儿,
今日却是红红肿肿的,那处子之穴也微微一合一开的,似是在邀请我进入,这小
妮子见我这麽看她,也是不自觉的夹动着穴儿,那穴口倒是有一指寛了,昨儿还
紧紧密合着,越看越想自然是勃起不已。挖了口药儿便将手指插进去,一抽一擦
的,柔柔的擦进娘子穴儿裏「爲夫可欺负你了,这不正正经经给你抹药吗」擡起
头看她,却看到一脸羞红的娘子,那情欲之色也渐渐落在她的脸上指儿插进去往
上贴着她的肉壁抺,再抽出来、插进去、往上往下的抹去,再抽出来、再插进去,
往另个角度抺去,这淫水不住的流到炕上,那味儿实实在在勾引着我的心神,见
她渐渐陷入她尚不了解情欲之中,一手扯了自己的裤头,掏出火热的阳具,将她
拉起,吻上小嘴,见她欢喜的神色,张啓了小口,我便把舌探入与她交缠,更是
将她往炕裏压,我一个压身那勃发之物正恰刺进她的肉穴儿「唔~~~」娘子被
我霸占住的口舌发出的闷喊,我一个劲的开始做起猛烈的抽插之势,她的肉壁紧
紧贴着我的肉棒「唔唔~唔唔~~唔~~~」她只得仰天躺下,含着泪儿看我
「唔~唔~~~~唔~」可怜见得这小嘴嘴、这小穴儿都让我的舌与热烫的肉棒
占据着「感受它在你身子裏没,这药可得爲夫这!~麽~!用力顶进去,手指可
是探不了这麽深的」我用力的一顶顶进深处说道见她又是舒麻又是一脸责怪似的
神情,整个肉棒就这麽拔出扺在她的穴口,磨着她的淫水,磨着肉瓣儿。。。

  「今日不疼了吧?」

  「嗯~~」娘子诚实的说道「那。。。。」我一个劲儿不停地往那穴口去,
却是不插入,只用眼神试探着问她「相公~~那药发效了~~妾身身子奇痒无比~~」

  「是吗」我一手隔着衣物揉着她的一只玉乳,嘴含另一只玉乳,那火热的肉
棒依旧一个劲用力,却是不顶入。。

  「相公~~~~~」娘子的神色有些慌张,那娇红欲滴的乳尖是硬挺无比
「痒的难受吗?」

  「嗯」娘子点着头,直直的看着我「相公帮你止痒如何?」

  「嗯。。。」一听她应声,早已迫不及待的肉棒缓缓的插进去,娘子在应声
后接着一声满足的淫声「嗯嗯~~阿阿阿~~~~~~~~~」一声高吟,道足
了娘子是何等被满足。。。

  「阿~~~?」我轻声学着她的淫声「相公。。。。。我。。。」娘子霍然
了解那奇痒的原因,是那般娇羞又是索求的脸儿,看的我也心痒难耐「阿~~嗯
嗯~~唔~~阿阿~~阿~~」

  「唔~阿阿~~阿~~阿~~~~~」

  「阿阿~~阿~~~」

  「阿阿阿~~嗯嗯~阿~~~」娘子只得任我摆步止不住的插动,我站在炕
下,而两手抓着她的双腿,直直的拉开如八字一般,一个劲的不停的抽送的,见
那淫水居然伴随肉棒抽出流出,沾满了我肉棒,见她胯间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
裂开一缝,手指更是去翻开肉唇,红红的肉膜上,一片湿粘淋淋,看着娘子的淫
穴上被我的肉棒儿插的如此开,抽出肉棒一看,那洞儿就有我肉棒般大小,比先
前看那一指头寛还大一些,净是让我满足的再一个劲的插进肉穴裏「阿~~阿~~~」
「相公~阿~~嗯嗯~阿~~」,再抽出看那肉洞儿,再狠狠的插入。

  「娘子舒坦吗?」

  「嗯~~阿阿~~阿~~~」

  拔出肉棒,逗留着她的穴口磨着肉儿「要爲夫的再插入吗?」我坏坏的说道
「相公~~我。。。。」

  「嗯?不要?那咱们休息,免得明日娘又要说爲夫的不善待你」原本拉住她
的双腿,也顺势的放那两玉腿落在炕上「唔。。。嗯」听着她应着嗯,却两手儿
紧紧抱着我,而放她自由的两腿儿也轻轻的夹着我的大腿「嗯?」

  「相公~~我难受~~你。。。那穴儿还痒着。。帮。。帮。。。。帮我止
痒。。。」娘子整脸涨红哀求着「还痒着吗?那这样呢?」股间一个用力将肉棒
子送入「阿~~~」

  「嗯~」再一个用力抽出娘子亦是一声婉啼娇呼,凝嫩如雪的粉腿挟紧了我
的臀,我紧紧按住娘子的粉臀一阵的急插猛抽。。。

  「嗯~~阿阿~~阿~~~」

  「嗯~阿~~~」

  「阿~~~」

  「嗯~阿阿~~~阿~~~」

  娘子的娇喘渐渐虚弱,见她已是无法再承受更多,我便顶住花心,阳精泊泊,
直往裏射去!

  轻搂起她,将她的臀压向自己,抱起她往床上去,让她趴在身上,听她娇喘
连连,而我的肉棒却不住的再次在她的肉穴裏硬了起来,娘子感觉到那异样,擡
头看了我一眼,我笑着看她「还奇痒难耐吗?」

  「。。。」她不说话,轻摸着我的胸口,良久。。。

  「嗯」

  娘子是一身摊软,那玉胯中依旧埋藏着那巨硕的勃起,嫩穴却是一阵阵的自
动的闭合,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想是身子本能的反应贪着那快感,互视一眼,
我俩更是心中一阵蕩样「明儿个可是不能走路了。。。」我轻轻的说了声,便擡
起她的臀儿,抽出阳物,转到她身后,轻抚了那二肉瓣儿,扶起肉棒子往那早已
又红又肿的肉穴插入,这回我可是无比的轻柔、无比的缓慢插入,听那娘子舒服
的之声便可知一二「嗯~~~~」

  「喜欢爲夫的这样插入吗」轻声的探问「。。嗯。。。。」娘子有些略显慌
张,想是突然趴着被夫君从后头插入,又看不见人我便跪在床上开始摆动起那迷
人且轻缓的律动,娘子的阵阵娇喘声,更是让我无法自拔的深陷在抽送中良久。。。。。

  一对恋鸾,交腿叠股,朦眬的睡去。

  三。回门1

  一清早的房裏不见我那新媳妇,隔着帘子只见那在站在外厅门那偷瞧的丫环,
这几日总见她与娘子在房裏头不知滴咕什麽,见到我喊声「姑爷」就跑了出去,
长的一脸甜滋滋的模样,笑起来还带着酒窝,与我那娘子坐一块便像个活泼的小
妹子,看来这丫环便是我娘子的陪嫁侍女这丫环一早便被小姐交待,等姑爷醒来
服侍姑爷更衣,可这姑爷醒来愣愣的坐在床榻上,疑惑着这姑爷是睡傻了吗,在
门外不知所措的模样,连我嚷声问道「夫人呢?」都没听见,待我走近她,她慌
慌张张又带笑容的喊了声「姑爷早,姑爷要更衣吗?」应了她一声,便问到「夫
人呢?怎没瞧见她来帮我更衣」,小丫环回答道「小姐到老夫人那请安了,老夫
人说今日要回门,有事要交待小姐」,我任着她帮我更衣,可看她怎麽一付笨手
笨脚的样子,不禁笑问道「怎。。服侍你家小姐也这般慌张吗?」,听我这个一
问,那丫环涨红着脸儿低着头,我轻笑了声「服侍你的新姑爷这麽紧张吗,来日
还得将你收房,还这麽慌张可怎麽是好」说完不理会她的反应,自个穿好衣服便
出了房门往母亲那走去到了厅裏,娘正跟娘子说着话,给爹娘请了安,拉着娘子
的手坐在她一侧的椅上,「这麽晚起,今日可是回门的日子,还是敏儿乖巧,知
道事情轻重,早早就过来请安,我这备了些饼跟礼带去给你丈人、丈母娘,好让
人家安心他们的女儿嫁了个好郎儿」

  一耳听着娘唠唠叨叨的交待着,一心却想到「我这新媳妇叫敏儿阿,这两日
倒忘了问她,早先听媒人提起倒也没记得,想那媒人给我讨了房好老婆便是了,
管他什麽的事,真是糊涂,等夜裏与她欢好时喊她小名,必是受用,哈哈」边想
着,我这握着她的手倒也轻柔的抚了起来,娘子缩了几回手都不得挣脱,一脸羞
色的坐立不安的听娘唠叨不已,而坐在厅上的爹娘却是相视一笑,看着我俩是如
此亲密。

  携了娘子的手坐上轿子,搂着娘子的腰细细看着她,一脸调戏的笑意问道
「昨夜裏可有累坏你?」娘子是轻推了我一下不出声「看来你是承受的起夫君阳
物在你那身子裏极尽蛮事,今儿个走起路倒无异样,可是爲夫的白操心」我再说
道,娘子一脸委屈的盯着我瞧「就只欺负人,这。。穴儿让你那硬肉子给胡搅蛮
干了」

  「至今还将那阳物留在我的身子裏,走起路来只得夹紧了腿走,怕。。怕是
掉了出来」

  「。。。夫君可是不安好心」

  「……」我这一听可不懂了,娘子是在说什麽混话低头瞧了眼在裤当上的拢
起心想着「这如何能留在她身子裏呢」便将她往自己身上拉,让她坐在我腿上问
她,一手摸了进去说道「是了,这不。。。爲夫的将那阳物取出可好?」也不理
会她的推拉,扯了她亵裤往她那细毛摸去,一手则揉着她的奶子,我这亲亲娘子
可是羞的整个窝进我的胸口细细声喊着「夫君。。咱在轿子裏。。。」

  「那如何?你莫出声让那轿夫听去了,就是听见了,那轿夫叔父怕是欢喜咱
俩如此相亲相爱,也不会扰我们才是」

  「瞧这什麽?」

  「夫君。。」她低头看我那沾了她淫水的水「我现在就把那阳物取出,你可
乖乖听话坐着」说着就将那湿淋淋肉瓣拨开,将两根指头往裏插去「可感觉指头
在你身子裏?」我问道「嗯。。」

  「那阳物在哪,摸不到阿,在这儿?。。。。。那是在这儿?。。。还是这?」
插进去的手指直往裏插,弯起指头刮着那温暖的肉壁,每刮一下,我那娘子就
「嗯。。」的一声,摸着她那在肉穴裏的肉球,两指是用力的往那刺去,只见娘
子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阿~~~」

  「阿~~?呵呵」用力的往那肉球刺去「阿~~~~~~」听她娇喊了声
「阿阿~~阿~~~」揉着那肉球,用指头刮杓着,再微抽出些许用力刺去「阿~~
不~~~阿~~~」娘子哀求着我,可怜西西的擡头看我「阿~夫君~~」我停
下手离了她那肉穴,开怀的看着她,低头吻了下去,吸允着她的小嘴的嫩唇,唇
舌与她交缠,坏心的喂了口我的口沫,只见她惊呼的张眼瞧我,我用眼神看向她,
又是一口口沫喂进她的小嘴裏,眼神笑咪咪的看她,吮着那小舌含糊的说「嗯~
嗜嗜纔好」,她是羞羞的回吮了我的舌,便见她吞下,着实让我心喜不已,让过
她的手往我那裤档裏去「来摸摸,夫君的阳物不挺在这儿?何时放你那了」她羞
却的手握着我的热烫「像这样套着,感受它」我抓着她的手在肉棒上套弄着,看
她不再缩手,我便让她自个的手在我那硬挺上套弄「洞房那日瞧我这阳物可是害
怕?今日再见到还是害怕?」我问着「夫君用这肉棒破我身子时,很是难受,怕
是进不来了,夫君却是在我身子裏蛮干,害怕极了」娘子害羞的说着「嗯?这洞
儿就那麽小,爲夫的不蛮干它如何圆的了房,哈哈哈,娘子不要再怪罪我了」

  「。。。」娘子只是一脸被欺负的模样,泪旺旺的看着我「爲夫可没将这硬
物放你肉穴裏,这不让你手握着了」听我如此一说,她动了动臀,夹了夹那两条
玉腿「嗯?。。。」她不解的低吟,那手却是停了下来,我伸手督促着她继续套
弄「你初初行人事还不适应,肉穴头一回让人插进,肉壁裏还紧紧的夹着夫君的
肉棒,你身子定是还想着夫君,方才觉得这肉棒还在身子裏」

  「嗯,想来该是如此,」她释然的回道,低头看了那阳物「爲夫倒不介意这
日日夜夜的将肉棒插入,娘子可介意?」我轻咬着她的耳朵笑声说着「日。日。。
夜夜。。那不把人疼死了,那日圆房后春儿问我,可是姑爷欺负人了」见她眼裏
带了些笑意「春儿?」想是那陪嫁的丫环,心想着「春儿听到咱房裏的声音,又
不敢瞧看什麽事,以爲是姑爷在圆房时打人了」

  「哈哈哈哈哈」

  「难怪,这丫环今早我还以爲她粗手粗脚做事不麻利,你改日便同她说,咱
夜裏是在恩恩爱爱,可不是打人」

  「夫君。。」见她羞的推了推我「你瞧,这硬物还在直挺挺的,是不是让爲
夫的插入你那嫩穴裏,好让你白天夜裏都想着」

  说着就扯下那被我拉开的亵裤落在她脚上,捧起她的臀,做势扺着那尚且湿
润的穴口「夫君,这还是在轿裏,咱晚上再行此事吧」

  「嗯?」我按压那热烫让淫水流到肉头上,朝那扺在穴口一推,这肉头便滑
了进去「嗯。。」她闷哼了声,将她身子往前一倾,这肉棒整根的滑入「阿~~~」
她娇喊出声,想是瞬间的滑入刺激了她「这下可真真实实放进你身子裏了」我轻
声在她耳伴边说给她听我往前缓着速度一顶~一顶~一顶~~顶的,耳朵裏则听
她闷着声「嗯~」「嗯~~嗯~」「嗯~~」

  一边顶着她的穴儿,一心裏却是心疼着娘子起来了,圆房那日大伙灌了无数
酒,让我壮了胆子去干那事儿,就怕我不成事,喝了酒正要进房见我娘子,爹把
我叫进了书房切切的交待我「儿阿,今儿这圆房便是破你新婚妻子的身,那新娘
子是要落红的」

  「你这从小就大」爹指着我那东西说道「你妻子又未经人事,且记得拉开了
她的腿呈那八字样,将这手指往裏去,直直的往裏去,接着抽她的穴口」父亲伸
了根指头说着「等那淫水被你抽的流出时,将这阳物直挺挺的对準那洞口,将你
妻子压于身子下,一个用力的刺,往裏刺到底」

  「冯管她的疼,只管往裏插去,狠是出劲也无彷」见父亲说的激动,指头更
是往前一戳!

  「想你母亲破身那时,爲父的就是如此。。。」

  「待那落红之后,再好好按抚,男子的熊风便是已让她领教了一番,儿可知
道?」

  「。。。」见我不语「要是怕你妻子疼,你这晚圆房可是不成了,你好生想
着」说着就推我离开书房

  等我进了新房看见坐在塌前的娘子,想这女子可真甜美,媒人来说媒时她才
年芳十六,成亲时已是十七,长的姣好的身材,这脸瓜子秀气可人,与她喝交杯
酒时,淡淡回我一笑,待我脱去她的嫁衣时,那玉肩秀白带着骨感,一对如雪般
的玉乳刹是令人惊豔,等我拉开她的二腿玉腿,依着父亲说教,往裏摸去,我的
硬挺早已是不可耐了,偏看着她那淫水流出,又不敢蛮干,真是怕伤了这的甜人
儿,要是对我呼痛呼疼,往后不依我了可怎麽办,哪知丈母娘早已教导娘子这男
女之事,看了那图画,亦是大起胆着,挺起腰桿对那穴刺去,真可是磨人阿~~
没想到这未破身的女子是这样的紧,要不是父亲早先说只管往裏插去,狠是出劲
也无彷,怕今日尚未完房。。。。

  「嗯~嗯~嗯」思绪回到眼前的娘子,看她晃动着身子,配合着我的顶势
「~嗯~~」手更是紧紧的抓着我扶在她臀上的手臂,一付好似怕被自己给顶出
轿了我温声的问着「身子疼吗?」一把揽腰抱她往我身子靠「嗯~~不~~」听
她这麽说,出了点劲将热烫埋的更深,她忽是直挺了腰身我是直挺挺的一顶那深
处的花心,然后问道「喜欢吗?」

  她又是一个挺直腰身不依的回头说着「夫君今儿的阳物可是不欺负人,只管
让人舒服,现在可又欺负起人了」

  「呵,这顶着你不舒坦了?」又是一个出力往上顶「嗯。。。」娘子羞羞低
着头「不顶个深,怎麽把娃娃放进你身子裏去,咱怎做爹娘,哈哈哈」说完,我
便抱着她转身,让她弯着腰靠在椅垫上「试着享受它带给你的快感~~」直挺挺
的插入,一阵猛力的抽插「阿~~阿~~~」像是那狗儿干那事般,牢牢的定在
她身上「阿~阿~~阿~~~」

  「嗯~~夫~君~~慢~~点~~阿~」

  「嗯嗯~~阿~~~」

  「阿~阿~~阿~~~」她又是一阵筋脔,那两腿儿已是站立不住,我见势
一用力顶入她的穴儿,将那阳精喷进深处,抱起她坐在身上,只见娘子已是再无
力反抗,软软的倒在我身上,抱着彼此喘着气

  原来轿子早已停下许久,我在那轿裏胡干娘子时,这轿子倒是不晃不动的,
早已是精气沖脑的我根本没有发现,更无人敢扰我们这对新婚的夫妇,许是听见
裏头没声了,外头的人才敢呼声传来「小。。小姐跟姑爷回门了,快去禀到老爷
跟太太!」

  娘子已是昏睡在我怀裏了,听到从小看她长大的老管家的声音,羞红了脸擡
起头来,竟是白了我一眼,好生责怪我,我笑笑着亲吻她的额头「是娘子太诱人,
非爲夫的错阿~~~~哈哈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 加勒比无码中文字幕 ❀加勒比之一本之道在线观看 ❀加勒比高清无码视频